红糖火勺

大型不可燃垃圾.耶.

我看见那平常总是消沉的灯、发出昏暗的黄光、在总是漆黑一片的走廊里、在满地的破烂里、在这凌晨一点钟、倒也不显得突兀

什么我思想偏激但是我有理智

我看着这些人的行为举止、感觉有时候很多人觉得自己过得很好、觉得自己已经站在制高点了、很大程度上只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有谁在背光的地方做了些什么对其不利的事

做梦

挺大的一个古式建筑,白天的时候去和W、L去看的时候也蛮正常的——一个正常的阴森废弃遗迹。
到了晚上瞎逛游,结果发现在遗迹附近的人变多了,(ps:这里W的设定是转世的西斯卡拉魔女主,但是力量没完全觉醒)W突然爆发,周围时间停止了。但是由于未彻底恢复,这种暂停只能维持一会。我觉得这些人有蹊跷便四处看了看,发现遗迹的瓷砖(这能叫瓷砖吗)底下藏着什么东西,好像整个建筑是为了隐瞒什么而建起的。我顺着异象搜索,居然发现遗迹上覆盖的植物下居然有楼梯,而楼梯上有人在顺着往上爬。也就在这个时候,好像触动了什么开关,整个遗迹在我们眼中变成了另一个样子:不再是破旧不堪,恢复了往日的金碧辉煌。
我们在W的帮助下幻化出和聚集人群相同的衣服,掩盖身份和他们一起走上楼梯。在进入建筑中后就是各种怪物,但最终目标是达到顶端。我们和一个男性合力击倒了一个植物怪,拿到了一个球状物(那个球之前为了不让怪拿着我们四个互相传来着,而且我也不知道为啥要拿那个球,好奇怪哦)。最后到了顶端,坐到了最上面。
然后被告知这是魔女集会。(wtf?!我怎么就做梦梦见魔女集会了???这啥集会啊?爬墙集会啊?!)
然后登顶的W就以正式以魔女主的身份重返魔女社会。(那我和L呢?我俩是来打酱油的吗?这他妈不是我的梦吗???)
之后被我寝室同学吵醒,全剧终。(fuck them)

——主人看起来不快乐
——我一直都很不快乐

要是没有安雷看我可能现在就难过死了、安雷真好

如果读然大佬的书到不了我手里,那就是巨山精神病院的剧本在我手里.

中午,W同学以懒得动弹为由,非要躺在我床上.
我说:那你老实点,别动弹.
W同学欣然接受,乖乖地躺在墙和被子的夹缝里.为了不被大妈发现,我毫不客气地把枕头压在了她的脸上,并将半个身子贴在上面.
你可千万别动,我说,别让大妈又给抓了.
可是我并不想动弹.W同学嗤笑着回答我.
真所谓好景不长,还没过多久,W同学就伸出了她的手.
你他妈在干吗?快把手放下,别被抓了!我无奈的大吼.
没事,W同学保持着她的动作,你不是没伸手吗,我的手就是你的手.
我惊恐的大叫:你是真当她瞎吗?!
等到她把手放下,W同学又伸出了她的脚.
我无奈的问她:你想干嘛?
哎呀,不是没打扰你睡觉吗.W同学一脸无辜,再说了大妈又不会数数.
我瞄她一眼,说道:你真的这么想吗……
(背景音:L同学的诡异笑声)
等到我再睁眼的时候,耳边荡漾着W同学沉重的呼吸声,这使我难以再度入眠.
她平常不这样啊我靠,我想,我想睡觉啊.
更不幸的是,没过一会,学校的广播大声播放着音乐!我靠,我愤怒的思考,我真他妈想睡觉啊啊啊啊啊!下午要考数学啊啊啊啊啊!!
借着这个心情,我瞅了一眼W同学,没想到她居然也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后,然后!她就又睡着了!又!睡!着!了!
在困倦与寒冷的逼迫下,我奔向了L同学的床.(她盖着被,我懒得放.)
她动弹了一下,给我让了个地.我想着,就一会,就睡一会,音乐停了我就叫她们起来.
结果等我再醒过来,还是被大妈叫醒的,低头看表——妈的,两点了……几点考试来着……两点半?……
大妈告诉我们:底下门锁了,你们打收发室里的电话216找人开门吧.
不幸的是,我们打了.电话里面:您拨打的用户暂时繁忙,请稍后再……
再你妈啊!我们仨愤怒的想.
L同学在情急之下人工拨打216,她向门外大叫:216,216!
我和W同学一脸无语的看着她,心想这有什么用啊.

结果外面那个收垃圾的阿姨还真过来了.

L同学激动极了,为展示了自己的独特技巧兴奋不已.

啊,W同学说,还真有用啊.

外面的阿姨意示我们向左边走,我们都兴奋的以为那边有出口.

走到了头发现还是什么都没有.



L同学表示她想要把盛世美颜药倒.
我冲W同学说:你听见了?这家伙居心叵测啊.
W同学问她:你把数学老师药倒了干嘛?
L同学说:我想跟他合个照.
我说:你就想合个照?!
W同学鄙夷的看了L同学一眼:你就像孙悟空一样,把七仙女定住了,结果就去摘了个桃.猴子的思想果然不是人类能理解的.

死人都省心、活人都恶心.